两个大时代,大陆与台湾半导体产业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时间:2019-4-29 分享到:

关键词:半导体、中国芯

两个大时代,西进大陆的台湾地区半导体人,命运却大不同。

2018年,从异域孤军到“高级佣兵”

两个大时代,西进大陆的台湾地区半导体人,命运却大不同。2000年初期,250位联电系统内的菁英,在当时最有接班相的“联电太子”徐建华领军,到苏州盖和舰建厂,但遭中国台湾地区调查、起诉,他们的上市配股梦也跟着破灭。

这群人,如当年国共内战后遗落泰缅边界的异域孤军。中国大陆不重视,中国台湾地区公司无安排去处。事隔十多年,中美贸易战下、中国“全面大炼芯”拼搏半导体产业,一切风雨变色。不仅沉寂多年的和舰顺势翻身,计划在中国大陆A股上市,新一代中国台湾地区高级佣兵也出现了。他们是烧热“中国芯”炉火的核心部分,却象征中国台湾地区含金量最高、最后一批关键人才的出走。

2018年6月,对中国台湾地区别具意义。

一手打造晶圆代工传奇的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退休,象征一个时代结束。

同时,中美陷入新冷战,半导体业成两强对弈重点,中国台湾地区人才被中国大陆大量挖角。就连联电中国大陆子公司和舰,也为防止人才一再流失到中国大陆其他新晶圆厂,及充实资本,在6月29日宣布计划于A股上市。

《商业周刊》在此关键时刻,走访中国大陆最受瞩目的半导体聚落:上海、合肥、武汉与南京。采访才开始,消息就不断传来……

来自台积电与三星的研发大将梁孟松,可能让中芯明年再制程追赶上联电,甚至将超越!他被中国大陆最具规模的晶圆代工厂中芯国际挖角后,只用三季,就把其14nm制程试产良率,从个位数升到逾九成。

中国台湾地区人士用三季,就达到中芯过去十八年做不到的成就;用两年半,让中国大陆停滞近20年的存储器产业,从零到一。

这群中国台湾地区人士乍看风光,但许多人却自述:自己是在美、中、台三方枪口下淘金的高级佣兵。他们夹在美、中以关税和禁售制裁的枪林弹雨中,后方,还有中国台湾地区前东家以泄露营业秘密等法规猎杀。

这群曾经的“竹科新贵”,如今为何甘负骂名也要出走中国大陆?他们的西进将对两岸带来什么改变?以下是我们的追踪记录。

中国大陆最成熟半导体聚落——上海

西进不只带机票,还有存证信函,“这边60个人全收到了”

我们的第一站,是上海。这里是中国大陆最成熟、产值最高的半导体聚落,包括中芯、当年(2000年)台塑二代王文洋投资成立的宏力半导体,联发科的中国大陆对手展讯,都将总部设于此。

2016年,上海半导体产值破人民币千亿元,约占全中国大陆半导体产值23%,是中国大陆最大的半导体基地。

物理距离上,上海离台北仅有约一个半小时航程。但,近两年到上海的半导体人,他们跟中国台湾地区的心里距离,却是终生不再回台任职的准备。

他们的脑袋,牵动上百亿利益去向,一位在中国大陆晶圆代工厂任职近十年的中国台湾地区人士告诉我,如今大家西进中国大陆,除了机票,还有另外一个文件相伴:前东家寄出来的存证信函。

因为,大家脑中的硅智财(IP),动辄牵动数十亿元的利益,有可能颠覆一间公司,甚至一个产业的命运。

“这边60个人全收到了(存证信函),全收到了!”在张江科技园区的一间咖啡厅里,一名登陆近十年的受访者刻意压低音量。用录音笔几乎收不到的气息对我说。这批人登陆后都被警告,不得泄露营业秘密,“他们家里都打电话问,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怎么会接到存证信函?”

他口中的60人,是去年初传出,位于上海的华力微电子挖角联电研发28nm制程的团队,虽然联电否认,但这已是上海半导体圈心照不宣的秘密。

突破28nm制程,可能带来多少利益?

以联电为例,其去年28nm制程订单,就贡献营收至少逾新台币220亿元,而台积电的28nm即使已量产7年,去年仍占其应收23%,约当于2250亿元进账。

另外一个最新的案例是,记忆体厂南亚科技6月22日宣布,控告一位离职的工程师,涉嫌窃取营业秘密到中国大陆任职。南亚科认定,如果对手使用该技术,可能获得超过新台币38亿的利益,相当于南亚科今年第一季近五成净利。

正因为这群佣兵,动辄牵涉数十亿、上百亿利益,并让中国大陆加速威胁中国台湾地区半导体业,因此得背负中国台湾地区各界人士不谅解的眼光。

拼高薪舞台,面对同胞“好像叛国”

一位已离开中国大陆的半导体人,被前东家控告四项罪名。在法庭上,“法官的态度就只差没有指着我说:你对不起台湾。”另一位在中心任职的中国台湾地区人士也回忆,他回母校跟学弟学妹分享中国大陆工作经验时,“好几个学弟问的问题,会觉得,你好像叛国。”

能完全同理这群台湾佣兵们心情的,是来自韩国的半导体人。韩国人的民族主义更浓,更不能容忍“背叛”,几乎到中国大陆的韩国半导体业人才,都已经做好不再回家的打算。

根据每年经手上百名中高阶半导体猎头案的智理管理顾问公司,与半导体业内人士推估,目前约有两千位中国台湾地区半导体人在中国大陆企业任职,另外并有一千人在中国大陆公司设于中国台湾地区的据点工作。

这三千人,多数是高阶经理人或研发人员,以全中国台湾地区半导体业研发人员共43300人来看,约占6%-7%。

高薪与舞台,是吸引这群人到中国大陆的关键之一。

中国大陆这么迫切需要他们,因为中国大陆是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费市场,每年进口芯片金额超过原油。然而,过去十多年,中国大陆网络公司轻资本、赚快钱的思维,让他们之前看待半导体产业是,认为这是“傻子做的事”,因为这产业动辄得投资上百亿美元、一个技术得等三到五年才问世。

现在,中美贸易战开打,人才与技术缺口,更明确的被凸显。

傍晚五点多,我们看着中芯国际门口出现大量下班人流。我好奇,这一次中国大陆砸入人民币千亿元、从中国台湾地区与世界各国引进人才,他就真会如张忠谋所述:将进步得非常快吗?

最被看好的大炼芯基地——合肥

技术被学走仍要去?周边包商:“中国大陆半导体像唐僧肉,全球都想吃一口。”

一早八点,我们从合肥西南方的市郊前往四十分钟车程外,初期投入近新台币2500亿元兴建的存储器厂合肥睿力(长鑫)。

这座由合肥市政府出资的厂,是去年华亚科与南亚科五百位被中国大陆挖角工程师最主要去处。其执行长王宁国出生南京,但在中国台湾地区成长,华亚科退休的资深副总经理刘大维也在此工作。

每一张晶圆厂设计图,都得上缴

这座占地六万平方公尺、比台积电厂房都还大的晶圆厂,其核心工程,如无压室、机电、废水与气体回收等等,都由中国台湾地区包商承担。

专营半导体厂废水处理的兆联实业中国大陆区总经理周志铭,指着大家在晶圆厂旁盖起的一栋栋工务所说,这里就个小台湾村,所有叫的出名字的中国台湾地区半导体工程商,例如:帆宣、亚翔、汉唐等公司都来了。

中国大陆如今是“全民大炼芯”,包括天气冷冽,不适合晶圆厂运作的吉林,或四川省自贡市等无产业群聚效应的内陆城市,都想盖晶圆厂。其实不只中国台湾地区人士。三星、美光、英特尔等厂商也早已插旗。估计中国大陆现在至少有四十座晶圆厂正在运作。

两位受访者对我说:政策力挺下,中国大陆半导体就像块唐僧肉,不只中国台湾地区,全球的厂商都想吃上一口。

当各国的企业与佣兵都聚拢到中国大陆这座舞台,确实正催化中国半导体快速发展,日前IC设计和存储器领域,几乎已和中国台湾地区打成平手。

企业前来中国大陆参与“全民大炼芯”盛世,其实都清楚技术会被学走的代价。

当地台商透露,在中国大陆做工程师,都得以审核工程安全为名,上缴一份设计图给官方,“图样都要给官方盖章,所有图都会被看到。很多人会藏,但你就算藏,他(中国大陆)还是可以从中学到一些东西。”

厂商不只为利益,更为了防守而来。因为中国大陆可能为力拱自制芯片,而补贴中国大陆供应链,尽可能减少对外采购。担任半导体工程公司顾问的环宇财富合伙人洪炳宏说,“你不赌就没有赢的机会……。”

富贵险中求。懂“分寸”成为佣兵们必要的生存术。

版权所有:https://www.shgopi.cn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