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公司想生存为何如此艰难?

时间:2019-3-30 分享到:

关键词:机器人AI

去年11月中旬,我们获悉一个令人难过的消息:Alphabet将关闭从东京大学机器人实验室独立出来的SCHAFT公司。一年前,软银收购了Boston Dynamics以及Aldebaran robotics(以Pepper和Nao机器人而闻名)。Rethink Robotics在协作机器人行业堪称先驱,深刻影响了我们对机器人在工业应用中的看法。然而,我们在2018年的IROS会议上听说,Rethink Robotics已经关闭。

Jibo曾研发出“第一个家庭社交机器人”,该新型机器人被《时代》杂志评为“2017年的最佳发明”之一。除了几家真空机器人公司(主要是iRobot),没有一家公司开发出成功的家用机器人。即便是这样,几个月前,Kuri机器人的制造商Jibo和Mayfield Robotics仍然被迫停止销售和运营。

这则消息在Facebook上引发了机器人领域领袖们的讨论,其中包括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研究所的Chris Atkeson、丰田高级开发研究所首席执行官James Kuffner,以及意大利理工学院的Giulio Sandini。所有人都认为机器人产业仍在崛起,但是,要想成为一家盈利的机器人公司极其困难。

然而,如果赌注不够大,新的研究和技术就永远不会成熟,更不会成为对世界有用的产品。此外,想要在这方面成功,需要的不仅仅是先进的技术。正如James Kuffner所说,“我们还需要大量资金、坚定的领导力、高技能的员工、丰富的资源、完善的基础设施以及优秀的产品和市场战略,最重要的是近乎完美的执行过程。期望每次努力都能成功是不现实的。”

Chris Atkeson将一系列问题摆上台面:我们从失败中学到了什么?我们怎样才能进一步发展?我们可以吸取什么教训?知识产权应该如何转让?这些技术能否回归,未来会真相大白。通常情况下,这项工作是保密的,特别是在军方赞助的情况下。

然而,一些公司选择为开源运动做出贡献,机器人操作系统(ROS)可能是最经典的例子。此外,科技巨头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为该行业注入了活力,并起到了催化作用,为全球研发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额外投资。各大公司也有可能在IEEE这样的期刊和杂志上发布更多关于自己产品的科学见解。

正如Giulio Sandini所说,当一个人将买卖作为他的最终意图时,问题就出现了。过度销售是一种危险的策略,可能会适得其反,甚至对整个机器人行业也是如此。有时候,机器人公司需要向非机器人专家的行业高管解释一次性演示和产品真实演示的区别,但由于他们发布机器人执行任务的视频时,并没有指出这项技术的局限性,也不会说明这项技术的成果基于实验室的条件,所以解释起来难度就更大。

深度学习处于AI革命的前沿,人们往往把它视为将我们带入技术奇迹王国的列车。但AI研究人员警告人们不要过度兴奋,因为下一个AI寒冬即将来临。第一个裂痕已经显现出来,具体表现在对无人驾驶汽车的承诺上。Rethink Robotics创始人Rodney Brooks经常在自己的博客上撰写这个话题相关的文章。机器人伦理学教授Noel Sharkey在《福布斯》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妈妈咪呀,这是索菲亚:一个优秀的机器人还是一个误导人的危险平台?》

根特大学社交机器人研究员Tony Belpaeme在twitter上回复说,“ 一位欧盟项目专员对我们缓慢的研究进展表示失望,因为索菲亚机器人的研发清楚地表明,我们一直努力解决的技术难题已经解决。”开诚布公我们的成功和失败,不仅是我们的共同责任和利益。我们可以制定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来开发机器人,让广泛的机器人应用不再是梦。

版权所有:https://www.shgopi.cn 转载请注明出处